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山水间的博客

 
 
 

日志

 
 

玉树来信  

2010-04-17 02:0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在上课,收到玉树地震的短信。心里不免紧张了一下。下课后赶紧去看网络新闻,震中还离结古镇(玉树县城和玉树州政府所在地)很近。

那片广柔的草原,那个遥远的小城,那些成为朋友的兄弟姐妹,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了,如此清晰,犹如就在我身边。

连续5年,都到了玉树作调查,每年的暑假,那里仿佛成了我的 迁徙生活的一个目标点。逐渐的,我习惯了去那里,每年见到那些从陌生到朋友的调查对象,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淳朴的眼神、自然的微笑、生活的苦恼甚至看不惯的过度闲散,习惯了他们说明年又来哈,仿佛成了一个不变的约定。

善良的斯塔大叔,总是和蔼的对待一切,岁月的磨练使他幽默、大气、心如明镜。他一直在想如何帮助移民中的年轻人去找工作,向我们描述移民村的喜与愁,以及他看不惯的一些现象,总是说有些人心变坏了。

海军,开始认识他时还是个鼻涕王,去年长成了帅小伙子,他告诉我,他不读书了,他长大了,要去打工,为家里挣钱,因为家里穷。一个朴实得有点辛酸的梦想,当时就让我心里感叹人与人的差距令人难以接受。

那对勤劳的年轻夫妻,总是微笑着说日子比以前好过了,乐观的态度很难想象他们的草场还正被别人霸占,丈夫曾被一些混混打成残疾。每次去都开心地说,你们每次来看我,他们一到夏天就感觉我们要来了。或许只有玉树的草原,才能孕育出如此坦荡和乐观的心胸吧。

上拉秀乡那家不懂汉话的善良牧民,希望他们还好吧。调查中, 我病了,一个人在他们家休息,男主人看我肚子难受,而彼此不通语言。他没有说什么,独自骑着他的摩托车出去了,后来才知道是去了很远的乡卫生院,拿回很多不同种类的药。 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去找医生了,由于无法交流,可能把乡卫生院所有能够治疗肚子痛的药都买来了吧。可能医生也不知道我的病情,每种药的纸袋上写的字我也不认识。最后看见一个整包的塑料袋装的酵母片,我什么都没有考虑,全部吃下去了,我知道这个药不治肚子痛,但是男主人的笑容可以治疗城市人的心病。从此每次去上拉秀,那个山坡上的小房子总让我感到温暖,就觉得我在玉树会很安全。在那个房子里坐坐,有回家的感觉。

徐站长,那个从江苏来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在玉树度过了他最美岁月。当时由于家里没有关系,农村来的他被分配到了当时家乡人都不知道名字的地方,变成了玉树通,对草原的熟悉甚至超过了对家乡的熟悉。是采访中遇见的最博学和绅士的对象。他对草原的研究使我们消除了很多民间的传言和一些所谓的属于谬论的“乡土知识”,谈话时羞涩的笑容和谦虚,明显带有当地牧区人的淳朴;但在解释草原知识的自信和权威,成了我们调查中被许多人敬佩的玉树人。

还有洛阳,一个阳光的代课教师,他的母亲在当年汶川地震时,在电视前一直在流泪和为四川祈祷;扎多,一个有藏族最常见名字的热情的政府官员;宾馆的马老板,练抬拳道的大学生;读书时就出版诗集的才仁;还有新寨的玛尼石、巴塘的草原、文成公主庙里的酥油灯。。。。。。

最近几日,打了很多电话,总是不通。总希望有玉树来信,希望一切安好。今晚终于从朋友那里得到一个还算好的消息。加吉娘移民村的房子塌了,人都还好,温总理去了,斯塔大叔还安全。

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玉树来信,信报人平安。一个学生安慰我说,相信好人有好报的。相信玉树人坦荡的心胸可以挺过这场磨难,希望涅磐中一个新的玉树将得到重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